网站导航:
新闻 |
房产 |
健康 |
教育 |
网上民声 |
视频 |
汽车 |
财经 |
政法 |
网上问法 |

山西病毒检测一线的“娘子军”

发布时间:2020-02-07 17:30   来源:

  (抗击新冠肺炎)山西病毒检测一线的“娘子军”

  中新网太原2月7日电 题:(抗击新冠肺炎)山西病毒检测一线的“娘子军”

  作者 范丽芳 张静芳 任晓辉

  核酸检测是临床诊断是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重要手段。春节以来,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中心实验室承担了该院的此项任务,成为离病毒最近的“战场”之一。

  在这里工作的医务人员是一支“娘子军”,她们冒着风险进入“雷区”,以非常之役迎战非常之疫。

  一个电话

标本处置和核酸提取是最危险的环节。 白瑞供图

  大年初一上午9点多,拜年的微信此起彼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中心实验室检验师杨国华和白瑞接到通知:医院决定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工作。

  其时,新冠肺炎的病毒感染已在全国蔓延,核酸检测被认为是最权威的确诊方式。山西省卫健委出于多方考虑,要求各省级医疗卫生机构开展院内监测。

  领取新型冠状病毒的扩增试剂,检查空调排风系统,紧急抽调检验师刘爱兰、张靖支援,参加检测培训。正月初八,收到提取试剂,进行检测演练。准备工作就绪。

  一次检测

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为早日战胜病毒。 白瑞供图

  2月2日,实验室接到从医院呼吸科和发热门诊送来的3个标本。6个多小时忙碌后,3例中都没有检出新型冠状病毒。这一结果需要24小时复核,于次日才能临床确诊。

  对于从事病毒检测的工作人员来说,标本处置和核酸提取是最危险的环节。狭小的检测室里,穿着厚厚的连体隔离衣,戴着密封性强的口罩、护目镜和手套。

  “每一个样本检测都需要六七个小时,工作时间一长,隔离衣里面的工作服都湿透了,那种感觉太难受,但是必须扛着。”杨国华说。

  “每天戴着N95口罩和护目镜,几天下来感觉鼻梁也快断了。”张靖喝水时摘下口罩,可以清晰地看到鼻梁上的印记和脸上捂出的疹子。

  但是最难受的是憋尿。为最大限度降低感染风险,工作人员进到现场六七个小时内不能上厕所。“人们很难体验到长时间憋尿的感觉,严重缺氧,呼吸困难,难受得想哭。”刘爱兰回忆。

  一批批标本陆续送到,检测员的操作技术更加娴熟。

  2月4日,病理科马文霞、皮肤科岑雯紧急支援。至2月6日,实验室共检测核酸11项。

  核酸检测工作的开展,极大地方便了临床对可疑新冠肺炎患者的筛查工作,避免了前往山西省疾控中心检测核酸的繁琐。

  一场战役

一个样本检测都需要六七个小时,工作时间一长,隔离衣里面的工作服都湿透了。 白瑞供图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杨国华从事病毒检测工作36年,经验丰富,当年她承担过人感染禽流感病毒的检测。时隔多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形势严峻、复杂,作为一名老检测师,自认“义不容辞”。

  刘爱兰的丈夫也是医生,在机场负责预检分诊,三岁的孩子托付给年迈的父母,为了减少感染概率,只能与家人暂时隔离。张靖本计划春节和远在的老家的父母团聚,因为疫情留了下来,由于检测项目多、时间紧、任务重,经常是晚上11点多才能到家。年轻的白瑞是新一代检测技术员,精力充沛,思路清晰,包揽了病毒检测所有的基础工作。

  “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为早日战胜病毒。”中心实验室主任王宏伟如是说。(完)

上一篇:中国年轻一代尽显“疫”不容辞
下一篇:山西小镇过佳节:居家寄相思,来宵再尽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