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 |
房产 |
健康 |
教育 |
网上民声 |
视频 |
汽车 |
财经 |
政法 |
网上问法 |

好未来的“水逆期”还有多久?

发布时间:2020-05-09 17:33   来源:

[ 亿欧导读 ] 在被问到“学而思网校保持在线教育的第一名是否重要”时,其首席财务官罗戎回答称,对于好未来而言,一个重要的价值观是“做强比做大更重要”,作为教培行业“一哥”,好未来的这个“水逆期”到底有多长?好未来,教育企业,公司前台,在线教育,K12,财报

图片来自“亿欧网”,作者:李万凌霄

4月初,继瑞幸咖啡自曝伪造22亿交易后,好未来也自曝“轻课”业务营收造假,作为教育行业巨头,好未来一直是深受瞩目,自曝营收造假消息一出,就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4月底,好未来公布了2020财年Q4季报及2020财年年报数据,即 2019年3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的财报,据财报显示2020财年Q4季度好未来实现净收入8.58亿美元,同比增长18.0%,归母净亏损为0.90亿美元,Non-GAAP归母净亏损0.57亿美元;2020财年公司实现净收入32.73亿美元,同比增加27.7%,归母净亏损1.10亿美元,Non-GAAP归母净利润775万美元。

财报数据.png.png

整体来看,好未来营收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在疫情冲击下,公司线上业务爆发,2020财年Q4季度线上学生数量较上季度增长迅速,占总学生人数的44%。线下业务暂时叫停,全部转到线上,但线下门店固定的房租,以及为更快速抢占市场在营销费用上的投入增大,公司净利润没能摆脱前几季度的“水逆”,仍在持续亏损中。

相较于市场对好未来的高期望来说,这份成绩单并不尽如人意。不过在公司业绩说明会中,好未来对于这一年度的亏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担心。

在被问到“学而思网校保持在线教育的第一名是否重要”时,其首席财务官罗戎回答称,对于好未来而言,一个重要的价值观是“做强比做大更重要”,公司更关心的是质量,以及为学生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作为教培行业“一哥”,好未来的这个“水逆期”到底有多长?亿欧就以下几个方面做了一些思考。

教培机构复工开课时间尚无定论

从好未来的财报信息中可以看出,目前公司的主要营收依然来自于线下业务,虽依托于好未来成熟的技术实力,疫情期间线下业务均搬到线上上课,但线下学习中心依然要支付租金费用以及人工成本,70个城市,871个教学中心,这明显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疫情何时真正进入尾声,教培机构何时可以开学,目前来看,似乎这个时间还没有定论。当前虽然大多数省份已经公布了学校的开学时间,早些时间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也建议学校不占用周末、假期时间补课,这对校外培训机构来说,似乎是一个利好,但各地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复工迟迟没有松口。

各地校外培训机构的复工复课方案还在逐步推进之中,复工的具体时间目前尚无定论,要想复工必须先向当地教育局提出复工复课申请,并制作复工复课方案,通过现场检验后方可逐步复工。

但复工并不等于线下复课,何时能全面恢复到疫情前的办公状态尚不明朗,各地教育部门可能会有不同的要求,这对于线下学习中心分布甚广,且线下业务占营收超过70%的好未来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针对这一点,罗戎也提到,短期来看,好未来将放缓新的线下学习中心的扩展步伐,关闭或优化部分效率较低的学习中心,提升效率,同时,将寻找更多方式来优化在线学习。

强敌环伺,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

2020财年,好未来因学生规模的扩大,整体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一方面是因为疫情下线上学习成为了唯一的学习方式,好未来的品牌溢价带来了更多生源,另一方面好未来在2020财年Q4季度的营销和行政费率创下三年来的单季度新高。

费用率.png.png

疫情使得在线教育市场竞争加剧,除了以往的暑假开学季之外,K12在线教育机构迎来了另一营销高峰,广告、免费课、低价课成为主要的销售策略,其中营销费用高企也是导致好未来净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

而且短期内,好未来在销售上的投入并不会减少,罗戎称:“我们还需要在销售上投入一些资金,继续优化促销和营销策略。他还表示,目前学而思网校的收入已占总营收的24%,对学而思网校来说,接下来的关键仍然是要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有更多的学生。

想要通过加注营销投入扩大市场规模,已经成为当前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的一致选择,面对猿辅导、跟谁学、网易有道、作业帮等强劲对手,好未来能否在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获得胜利,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截至目前,To B业务收效甚微

为了保持营收及利润的持续增长,2018年好未来开始了To B业务线的布局。

2018年,好未来成立To B事业部,在产品方面,先是推出“双师课堂”解决方案、“未来魔法校”等To B产品,后又发布“WISROOM”智慧课堂解决方案;2018年底再次推出了线上线下全场景、系统级的开放平台,好未来在To B 业务上的转型一直在进行中。

在好未来2018年那场宣布开启To B业务的发布会中,提出了公司相关产品的逻辑和合作方式,从当时与各地教培机构的合作方式来看,地方教培机构不允许以好未来的名义招生,招生方面会有校长培训和学科招生方案的输出,前期按区和县进行区域保护,学而思培优入驻的城市不开放培优方面的合作等。

一方面要卖自己的To B 产品,一方面不能对自身的线下业务形成挤占,这样的扩张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截至目前,这块新的业务线布局已有两年,但从其2020财年年报中,To B 业务对营收的贡献并不明显。具体这块业务何时能够真正为公司营收贡献力量,目前还看不清楚。

着力布局的AI技术,何时获益犹未可知

日前,世界计算机视觉领域顶级会议CVPR2020的各项挑战赛结果出炉,好未来AI工程院从全球69支优秀团队中脱颖而出,斩获EmotioNet人脸表情识别竞赛冠军。

可以看出,好未来的AI工程院已经具备了很强的技术实力,能斩获国际大奖对品牌产生溢价自然是一件好事,据好未来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好未来的AI实验室团队已有近400人,好未来在AI技术研发上的投入有目共睹。

2019年好未来发布AI开放平台,包括AI课堂方案(乐外教、教研云、T-Box智能终端)、AI课程守护系统、作业批改/批搜系统,但这些具体的产品依然是在AI技术在教育行业落地的常见结合方式。

对比以教育AI第一股登上美股市场的流利说,上市三年尚未实现盈利,且净利润屡创新低,AI技术的应用落地依然艰难,收益从何而来还需要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当然面向未来的AI布局代表了好未来在教育行业的前瞻性,但就目前来看,这样的投入何时能够获得规模化收益犹未可知。

传统业务的竞争加剧,线下业务恢复遥遥无期,To B 业务转型收效甚微,AI技术落地有待市场验证,总体来看,好未来的“水逆”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上一篇:新消费日报丨小米否认监控数据,Beyond Meat评级被下调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