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 |
房产 |
健康 |
教育 |
网上民声 |
视频 |
汽车 |
财经 |
政法 |
网上问法 |

王蒙"反小说"方法写新作"闷与狂":点燃内心最深处

发布时间:2019-09-25 17:31   来源:

摘要: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认为,《闷与狂》是王蒙所有的书中卓尔不群的一本,“与其说是历史之书,不如说是作者一生的心迹,一部耄耋抒怀,一部少年狂歌。《闷与狂》,老夫聊发少年狂。”

  因为鲁奖,力捧川大教授周啸天,81岁的王蒙也成为议论焦点。9月1日,王蒙再发新书,遂又成为业内焦点。

  昨日上午,“文学大时代:五代作家的跨时代对话暨王蒙最新长篇小说《闷与狂》首发式”在北京举行。出生于1930年代的“文坛常青树”王蒙,与 另四位成长于不同年代的作家:50后作家刘震云、60后作家麦家、70后作家盛可以、80后作家张悦然,共聚一堂,畅所欲言。写下《青春之歌》的王蒙,也 再次表达他对“青春”的看法,“我现在要说起来,是耄耋之年。什么叫耄耋之年?就是一道青春一道青春落到后边,就是耄耋之年。什么叫青春,就是把耄耋之年 切成薄片,切成薄片让它透明一点,就是青春。”

  《闷与狂》是王蒙继2004年《青狐》发表后,十年来再次出版长篇小说。全书28万字一气呵成,从婴孩时期写到耄耋之年。王蒙审视走过的生命历 程,包括伤痛和闪光等各种生命回忆、体验,用一种奔涌的语言能力,将之一 一呈现。跟一般小说不同,该作品并无明显的故事情节,显得很“意识流”。王蒙自己也透露,责任编辑告诉他,看到他写的这部作品,“感觉您已经写疯了!”王 蒙解释说,他是用一种反小说的方法来写,“一般小说最重要的因素是人物、故事、环境,有时候再加上时间、地点,我偏偏不这样写。我要把我内心里最深处的那 些东西,就是情感、记忆、印象、感受,这些个反应堆,把它点燃了。点燃以后,它就发生狂热的撞击。”

  文学评论家、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称这部小说是“王蒙60年写龄、45卷文集、1700万字的诗意浓缩。”刘震云、麦家、张悦然等人,都分别从 王蒙这部作品的艺术特色入手,表达自己对王蒙如此高龄写出如此有创造力、激情的小说,感到敬佩。刘震云如是感叹,“这种写法,有时候是非常考验人的精力和 体力。所以当我看见这本书,(感觉)不像81岁的人写的,像18岁的人写的。”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认为,《闷与狂》是王蒙所有的书中卓尔不群的一本,“与其说是历史之书,不如说是作者一生的心迹,一部耄耋抒怀,一部少年狂歌。《闷与狂》,老夫聊发少年狂。”

上一篇:家训内容可分四类 《颜氏家训》内容或最完整
下一篇:从国学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解读诚信
热门文章